silly的一次大规模重构

最近一个月都在重构silly, 包括其工作模式以及一些扩展库的实现基本上都被重写了。 其实coding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,只是在重构过程中碰到很多取舍情况,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了纠结的时间上。 当初实现silly的初衷是首先满足类似gameserver这类业务模型的需求,然后尽可能多的兼顾其他类型的server。 然而以这两年的工作经验来看,master-worker模式由于多worker之间不能进行通信,因此仅仅适用于http这种不带有状态残留的协议模型。 而对于gameserver这类在进程内存内残留状……